显然都没有达到

2021-01-24 00:25

但出租车的营业成本,不仅仅是燃气,还包括车辆修理费、折旧费。而对于包车司机而言,最大的成本莫过于交给车主的“份子钱”。

对于郑州出租车市场,一方面政府垄断出租车经营权,进行数量控制。另一方面,从2009年出现“打车难”至今,除了在2012年11月奖励郑州“文明的士之星”周和房一辆出租车外,再无增加。

在黑车不断、打的仍难的情况下,一旦出租车使用的燃气价格上涨,出租车管理部门就提高价格,“保障”司机权益。

很多出租车司机及郑州市客运管理处工作人员称,“打车难”的背后是“挤公交”难,直指公交数量不足、运力不足。

哪里有需求,哪里就有供给,在严格垄断的市场中,市民需求制造了一个畸形的客运群体——黑车。在郑州多名资深的哥看来,郑州黑车至少有2000余辆,“套牌车、空号车”也有1000余辆。

但如此一来,道路愈加拥堵。陈先生说,如果出租车数量满足市场需求,打车不再难,说不定私家车的增长就不会那么“疯狂”,道路也不会这么堵。

关注公共交通的市民陈先生分析,解决出行难,一方面要解决收入偏低人群的公交需求,另一方面要解决收入偏高人群的打车需求。

即使收取每月170元的服务费,但除了房租、人员工资等投入,出租车公司盈利不多。“不死不活”的行业现状,也让其对管理者不满。

他称,黑车一直是客运管理处重点打击对象,一方面黑车获利大,让个别人铤而走险,另一方面,黑车取证难、执法难。“证明黑车需要有交易,而且要有证词,但很多乘客坐完车就走了,根本不管这个。而且处里一共20多个人有执法资格,查处整个郑州市区,难度太大,我们也很无奈。”

今年1月份,一位乘客坐出租车从金水路玉凤路附近到紫荆山,出租车一直颠簸,“感觉轮子都不圆了。当时很担心,一路上战战兢兢,想着车轮可别掉了。”

有急事儿打不上车,市民不满,责怪政府不增加车辆,“拿了纳税人的钱工作,工作咋干的。”

1.黑车驾驶人身份不确定,容易发生抢劫、性骚扰等事件,而且事后不易维权。

而一旦出租车行业发生群体事件,郑州市政府相关领导又会认为这是“麻烦事儿”,而对郑州交运委不满。

3.黑车没有正规出租车那样的高额度保险,万一出现交通事故,势必对乘客造成损失。

司机赵师傅说,干活儿的司机没有得到好处,拿着经营权的、不干活儿的车主却能坐地生财。“如果降低份子钱,运价不用增加,司机轻松了,乘客也得到实惠了。”

不仅如此,有网友在论坛抱怨,司机服务态度差。一次放行李迟缓了些,就被司机怒斥。

不仅如此,出租车行业管理制度多年未有突破,出租车运营效率未能让位市场去调节。

还有些司机,尽管服务态度好,但对于道路并不熟悉。“有时候打车,去一个自己没去过的地方,司机也不知道,还说‘刚来,对郑州还不熟’。难道出租车司机职业培训没有熟悉道路这一项?”

各方共输局面亟待打破,如果你对郑州出租车市场改革有好建议,可发微博@河南商报或给记者打电话聊聊。

对于黑车、摩的详细数据,郑州市客运管理处和行业人士都拿不出来,但黑车对市场的恶劣影响,让不少出租车司机“恨之入骨”。的哥王师傅说,不仅是因为黑车抢了正规车的生意,黑车还败坏了出租车行业的名声,严重影响乘客利益。今年1月份,一位90后女大学生打车,遭遇黑车司机的性骚扰。王师傅分析后说,黑车对市民有四大安全隐患:

市场的供给与需求,是研究一个行业市场状况最基本,也是最重要的两个方面。

面对市民、司机、公司、领导压力以及行业历史遗留问题,如何放开“手脚”解决问题、平衡各方利益,郑州市客运管理处相关领导也很“头疼”,相关领导表示,这需要一段时间来进行改革,也需要社会各界及政府支持。

4月中旬,河南商报刊发系列报道《堵城之问》分析:公交车运力之困的根源在于路权得不到保障。

多名受访司机告诉记者,他们的“份子钱”每月从4500元到6000元不等,新车的“份子钱”甚至冲到了每月6500元。“有的搞投资的车主,有三四辆车,租金每月一两万元。”

但郑州出租车市场,数量、质量、多样性三个方面,显然都没有达到。不少观察者认为,在郑州出租车供需关系失衡的情况下,出租车行业正在畸形发展,制造着一个又一个“恶果”。

在传知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、出租车问题研究专家由晨立看来,政府的数量管控政策,正是该行业种种问题的“万恶之源”。

昨日,主管郑州市客运管理处的郑州市交运委副主任赵治业称,今后将再次布局打击黑车。

在不少专家看来,出租车车况、司机对乘客的态度、司机职业道德及专业知识,之所以不尽如人意,就是因为供需不平衡、市场缺乏竞争、行业缺乏市场化管理。

陈先生称,他是公司的一位中层管理人员,以前出行基本靠打车。“有同事挤不上公交,就买了电动车。我出门应酬赶时间,打不上车,就买了私家车。”

其实,通过网络查询及出租车司机报料,个别司机议价、装“电老虎”、侮辱乘客等违反职业道德的事儿,都发生过。

由晨立说,对于出租车行业而言,供需分析也集中在数量、质量和多样性三个方面。“出租车行业数量方面体现在等候时间上,质量方面体现在服务水平上。任何一个成熟、完善的服务市场中,产品和服务都不是同质化的,一个市场必须满足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,产品和服务要具有多样性。”

每月交份子钱、服务费、电台费,还有黑车抢生意,出租车司机不满,做出“稽查人员肯定和黑车有利益勾结”的判断。

韩先生分析,司机无法让车主降低份子钱,只能呼吁市场提高价格。但价格增长的同时,司机也发现,出租车的份子钱和二手出租车(含经营权)价格也在上涨。

不少司机认为,解决打车难的最好办法就是提高价格。但在市民韩先生看来,出租车行业中,相对公司、车主、郑州市客运管理处,出租车司机是弱势群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