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大的苦恼是不被市民理解

2021-02-01 06:37

当时周杰和顾东之间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谈。

“猫抓老鼠”的游戏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在上演着,文昌小区的小摊贩丝毫没有减少,这个自发形成的市场依然红红火火地存在着。

在反复耐心劝告无效的情况下,才由区城管局组织有关人员对该违章建筑进行了拆除。

在与荆勇一起巡逻中,他讲了一件制止违章建筑的事。

荆勇的巡逻还在进行中,他的巡逻范围以正常的速度走一圈耗时大约一个半小时。他每天都这么一圈又一圈地走着。

周杰说,“城管局并不想取缔你们,关键是你们占道经营,不但影响交通,而且油烟还影响周围居民的生活。如果你在周围居住,也设身处地想一想。”

在今年6月以前,长清区文昌小区外并没有这个市场。自从有了文昌小区,周围农村的一些小摊贩就陆续进入小区,自发地搞起了经营。

“我们在管理过程中要经常换位思考,多想想管理对象的难处。”长清区城管局局长周杰说,“我们要多和管理对象谈心,共同来为解决困难想办法,把工作的重点更多地放在用心服务上。”

变化发生在今年6月份。长清区城管局在文昌小区外的一条马路边划出了一块区域,一户一户地劝说小摊贩集中到那里经营。城管局还出资为每一个经营户赠送了遮阳伞。

为此,在对市民进行宣传有关政策的同时,长清区城管局协同有关部门成立了专门的办公室,接受市民的建房申请,再统一向济南市递送申请材料。

“你每天这么一遍又一遍地巡逻,感觉枯燥吗?”

就这么一个并不复杂的措施,解决了文昌小区一个存在了几年的“老大难”。

今年7月,文昌街道一居民在自己二层的楼房上私自加盖了第三层,既没有取得任何相关建设手续,也没有对楼体加层进行质检。

城市管理在城市发展中是重要的课题,也是难题。为解决城市管理引发的矛盾,一些城市正积极进行创新方法改进管理的探索。听说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在这方面探索出了新方法,记者前往一探究竟。

“其实,我们对小摊贩的管理也很矛盾。一方面,他们真的很辛苦,挣钱不容易,而且还方便了小区居民的生活;另一方面,他们确实也造成了小区环境卫生的脏乱,影响小区居民的正常生活。”长清区城管执法局二中队副队长荆勇告诉记者。

“毕竟社会上有个别人为了自己不惜损害公众的利益,这时,我们就需要动用强有力的手段来制止他们的违法行为,既可以威慑其他有违法心理的人,也可以给市民和合法经营者安全感,保证社会的公平。”周杰说。

一个偶然的举措,给了长清区城管局很大的震动和启发。

如今,长清区的城管个体经营志愿者协会下设烧烤业、早餐业、水果批发业、人力市场业、广告庆典业、花鸟市场业、渣土业等7个行业个体经营者分会。

(责任编辑:韩茜)

(三)

与车洪芳相隔不远的摊主叫陈淑杰,但城管队员和周围的摊主都称呼她为“陈会长”。

荆勇和顾东之间关系的改善在今年7月份。当时,长清区成立了城管个体经营志愿者协会烧烤行业分会,作为长清区最大的烧烤摊主,顾东当上了会长。

长清区成立城管个体经营志愿者协会的好处显而易见:维护个体经营者的合法权益,在城管部门和个体经营者之间架起一个沟通的桥梁,同时还可以为个体经营者提供指导。

车洪芳在这里卖水果已有3年多了,如果不是下雨、下雪等极其恶劣的天气,她每天都要准时出摊。在交谈中,车洪芳告诉记者,从今年6月起,她有了一个固定的摊位,不像以前被城管队员赶来赶去,感到很踏实。

周杰告诉记者,现在长清区城管局的工作被分为三部分:70%的服务,20%的管理,10%的执法。

顾东说,“长清的烧烤摊主都已经交了一年的房租,数额都1万元以上,取缔他们,损失太大,难度也很大。”

(二)

9月25日10点,天气晴朗,暖暖的阳光洒在长清区的大街小巷。在长清区文昌小区外的马路沿上,众多摊位一字排开,摊主们不断招呼着来来往往的行人。车洪芳作为其中一员,在这个露天市场经营着一个不足4平方米的水果摊位。今天是星期日,跟往常比她显得更忙碌,称水果、找钱、整理摊位,忙个不停。

荆勇介绍说,长清区不少市民对自建房子存在着认识的误区,认为“在自己的院子里建房子还需要经过批准吗?”而且,长清县改为长清区后,建房子的审批权到了济南市,很多市民觉得“太麻烦”。

长清区是一个年轻的区,由县改区刚刚10年。去长清的路上不时能看到秋收完的玉米晾晒在道路的两旁,有一股浓浓的秋收味道。进入城区,道路宽敞、绿树成荫,又有一番现代城市的风貌。正是因为兼具县和区双重特色,长清在城市管理上有过特殊的困惑和苦恼,更有着自己的实践探索。

何谓“陈会长”?原来她是长清区城管个体经营志愿者协会果品批发业分会的副会长。当上这个副会长,陈淑芳就多了一些“事”。城管人员在执法过程中遇到一些事要和她沟通商量,水果摊贩之间有了纠纷都要找她说一说。事不少,但陈淑芳很乐意当这个“副会长”。

见到顾东之前,荆勇先介绍了他们之间的“交往”。以前因为治理烧烤摊的问题,荆勇没少和顾东“较量”,有时候甚至将他作为强制对象进行执法。“为了防止执法人员看到他的摊点在占道营业,顾东甚至垒起墙来遮挡执法人员的视线,但我们依法将其拆除。前前后后这样较量有好几次。”荆勇说。

“有了最大的烧烤摊主的带头,主动退路进厅,把炉子放进室内烧烤,其他的烧烤摊主就跟着一起做了。”荆勇说,现在长清市区内的40多家烧烤摊位在顾东的努力下,全部加入了烧烤业分会。

(一)

“10%的执法针对的是什么情况?”

“枯燥是肯定的,但这是次要的。最大的苦恼是不被市民理解,总觉得我们在专门和他们作对。”荆勇笑笑说,“不过,现在好多了,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我们的工作,也认可了我们的努力。”

“以前,城管队员一天要赶我们四五次,他们来了,我们就跑,他们走了,我们再回来。”车洪芳说。

荆勇说,“对于由我们来拆违建,我们很不愿意,但这又是必须的。现在我们尽可能把工作做在前面,一旦发现有市民门前有沙子、砖块等建筑材料就主动登门,告诉他们要先办理有关手续。”

在长清区,像陈淑芳这样的会长还有几位。顾东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我们对该市民进行了多次的说服教育,劝说他要办理合法手续,要请专门的机构进行质检。”荆勇说,“但该市民根本不听我们的劝说,而是继续加快建设的进度。”

以前,城管执法队员采取的办法很简单:驱赶、扣押、罚款。

这次深谈结束后,顾东主动将自家的烧烤摊搬到室内,并且召集其他烧烤摊商谈,动员他们入室经营。